“医少患多”未来儿童看病怎么办?
\
8校恢复儿科本科招生 部分省录取线超重本70分
   略微出人意料的是,在今年重新恢复儿科本科招生之后,这一新增专业立刻受到考生们的青睐。
  记者了解到,刚刚公布录取分数线的温州医科大学(下称温医大),今年儿科专业本科招25人,省内录取理科最低分646,最高达到660分。
  而已完成京津粤浙等11省、市一批次录取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各省市招生情况不一,但基本上与临床医学专业持平或略低。
  此外,在采访中得知,中国医科大学、广州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等的儿科专业招生整体情况均非常好,部分省区市录取线甚至超过重本线70至80分。
  儿科录取分数较高,甚至超出一些高校的预期。温医大招生办工作人员对媒体分析,儿科之所以能吸引优秀学生,可能是因为社会对儿科人才紧缺的关注度提高,使得家长和考生都看到了背后的机会。
  “按照美国标准,中国儿科医生短缺数量超过20万。”山东省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儿科主任邱丙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儿科学颇受考生追捧
为了解决儿科医生紧缺的“燃眉之急”,今年2月,国家卫计委和教育部宣布,将支持8所高校举办儿科本科专业。并力争到2020年,每省至少有1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层次专业教育。
  恢复儿科本科专业招生的8所高校分别是:中国医科大学、山西医科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温州医科大学、新乡医学院、广州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贵州医科大学。
  目前,首批恢复儿科学本科招生的高校均已公布儿科招生计划。
  据记者统计,8校的儿科学本科今年共计划招生760至790人。其中,重庆医科大学作为全国最早成立儿科系的四院校之一,拥有最高的计划招生数,为210人。
  现在,8校已完成部分省份的录取工作,剩余省份的录取将于月底结束。
  记者从各校招办了解到,考生对儿科学专业的咨询相当踊跃,从已结束录取的省份情况来看,儿科学的录取分数紧贴临床医学,在各专业中处于中上水平。
  以8校中计划招生数最少的温医大为例,其临床医学本科省内录取理科最低分为646分,最高分679分。儿科本科省内录取理科最低分646分,最高分660分,最低分与临床医学专业持平。
  哈医大在各省的招生情况也类似,部分省市临床医学录取分数线与儿科学基本一致。在一些录取分数线相差较大的省市,比如北京,儿科学录取分数线与临床医学专业差距也在10分之内。
  记者还通过电话,了解了其他一些学校儿科学本科的招生情况。
  中国医科大学(下称“医科大”)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医科大过去并非没有儿科招生,只是在形式上“并置”在临床医学内部。今年,儿科作为独立学科恢复,其在录取分数上仍紧贴临床医学专业。
  广州医科大学今年计划招收30人,组成1班。招生办咨询组的老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儿科学的咨询率接近1%,录取线高出一本线30至40分,生源在省内排名约在28000名左右。
  而重庆医科大学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学校在儿科学上的长期优势,今年在部分省份的招生形势较好,儿科学录取线甚至超过重本线70至80分。
  事实上,在本科计划外,8校的儿科人才培养还包括“临床医学5+3一体化招生(儿科学方向)”,也即所谓的本硕连读。
  不过,与非儿科方向的“临床医学5+3一体化招生”相比,儿科方向的录取分数明显较低。
\
改革绩效是关键
   儿科系停止招生,是从1999年教育部调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取消儿科学专业开始的。据了解,当年调整儿科学的理由是“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
  随后,儿科学调整合并为临床医学专业之中。尽管毕业后,住院医生的分科培训和研究生教育仍然会培育儿科方向的医生,但此举还是切断了儿科医生稳定来源。有公开报道称,十多年来中国的儿科医生仅仅增加了5000名。
  今年2月,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曾表示,我国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约为11.8万人,每千名0至14岁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53人,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
  目前,我国儿科门急诊量年诊疗人次4.71亿,占全国门急诊总量的9.84%。儿科医生的短缺加重了在岗医务人员的工作负担。据焦雅辉介绍,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约为17人次,是其他执业(助理)医师工作量的2.4倍。
  同时,由于幼儿无法像成人一样为医生诊疗提供有效信息,儿科又被称为“哑科”,要求医生花更多时间与患儿家属沟通,这是儿科医生工作时间长、负荷重的重要原因。
  此外,邱丙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儿科的药用量本就低于成人,在过去以药养医的环境下,儿科生存环境的艰困可想而知。
  在医改破除以药养医、提升医疗服务价格的大背景下,儿科的问题急需得到解决。
  邱丙平告诉记者,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儿科日均门诊疗超过1000人次,这意味着门诊的6至8名大夫每天接待的病人超过100人次。在这样的高负荷下,医务人员的待遇并没有因为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得到显著改善。
  这是因为目前对儿科的价格调整与其他科室保持一致,并没有考虑儿科的单位诊疗时间长于其他科室。邱丙平认为,按照儿科医务人员的工作量,在其他科室的基础上,将儿科医疗服务价格上调50%亦不为过。
  据了解,今年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儿科有5位儿科医生跳槽至省医院。“这意味着医院的5年的培养付诸东流”,邱丙平认为,薪酬绩效是导致人才外流的部分原因。
  邱丙平表示,对改革儿科绩效制度的相关政策早已出台,但这些政策往往难以落地。因为政策虽要求医院向儿科倾斜,但并未就倾斜多少、如何倾斜做出规定,这就使医院很容易陷入平衡各科室利益诉求的尴尬境地。
多举措补充人才
   “单独二孩”、“全面二孩”的相继出台,使儿科人才短缺引起广泛关注。但鉴于儿科医生培养周期至少为5年,而“二孩”影响显现在即,卫计委为解燃眉之急启动了一系列紧急措施。
  2015年7月,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发布《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自2015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和院前急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
  此外,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金生国曾表示,在中央财政的支持下,目前中西部地区正在开展儿科医师转岗培训,拟转岗培训儿科医师1820人。
  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表示,“恢复儿科招生”、“内科转儿科”等举措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因为目前医生的教育培养与就业是市场行为,政府没有“指派”能力,在儿科医生纷纷逃离的情况下,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北京市儿童医院院长倪鑫也表示,缓解儿科医生紧缺,其根本还是降低儿科医生的执业风险,改善其薪酬待遇。
  日前,为改善医生执业环境,卫计委正联合中央综治办、公安部、司法部等11个部门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建设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长效机制。
  天津、上海、浙江、福建等8省市也已出台地方性《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陕西、黑龙江等多省份也已将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纳入立法计划。
  此外,有专家表示,由于发改委和卫计委等部门即将开启国家层面的新一轮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相较各省市的调整,这一轮调整影响面更大,涉及的问题将更为复杂,不失为儿科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的新契机。
版权所有:北京康众时代医学研究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kangzhongyixue@163.com QQ:1564260926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201号融达国际中心715室
备案号:京ICP备11025599号-6 
友情链接: 卫计委   中华医学会   中国医师协会网   中国医院协会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中华预防医学会   中国知网   华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