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重症胰腺炎的预防,急性重症胰腺炎(SAP)属于急性胰腺炎的特殊类型,是一种发病急、进展快、病情险恶、并发症多、病死率高的高危急腹症,占整个急性胰腺炎的10%-20%。尽管近10年来其治愈率有所提高,但总体死亡率仍高达17%左右。由于病因及发病机制复杂,目前尚无针对SAP的特异性治疗措施。因此,对该病的有效预防与准确及时的判断病情,防止疾病进一步加重,就显得尤为重要。本期微访谈,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消化内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消化分会副主委唐承薇教授作客,就“急性重症胰腺炎的预防”这一主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探讨,为大家答疑解惑,欢迎大家踊跃提问!

康众:向@唐承薇提问,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消化内科主任、中华医学会消化分会副主委唐承薇教授,就“急性重症胰腺炎的预防”这一主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探讨,为大家答疑解惑,欢迎大家踊跃提问!

唐承薇: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一起交流。

小蜗牛:向@唐承薇提问,请问急性胰腺炎分类中,重度AP和重症AP有区别吗?临床工作中,是否可以换用或混用?谢谢!

唐承薇:应该是一样的意思,重症更规范些。

冰下鱼:向@唐承薇提问,胃肠道开发是急性胰腺炎的重要治疗步骤,我给患者应用乳果糖胃管注入以缓泻,临床效果还不错,但始终对其安全性及对血糖的影响有所顾忌,请唐教授对此问题有何高见?

唐承薇:乳果糖可以直接口服,不用通过胃管给。乳果糖不被吸收,对血糖影响不大。

疯丫头:向@唐承薇提问,以前读书时听说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胰腺炎“效果”很不错,您如何看?

唐承薇:西药及现代医学理论是“君”,中药及中医理论为“臣”吧。单靠中药,拿不下这“瓷器活儿”,单靠西药,完全没问题。

王雅雯:向@唐承薇提问,此外,在SAP早期,有哪些指标是需要密切监测?在SAP早期极其严重的腹腔高压(IAH)如何处理?目前对于羟乙基淀粉的临床使用尚有争议,但对于SAP患者预后相关的循证医学证据不多。你中心是否使用羟乙基淀粉扩容?你对该类胶体在SAP患者中使用的意见是什么?以及为什么?

唐承薇:当AP患者是老年、超重/肥胖、孕产妇、APACHEII >8、24 h内出现胸腔积液者,均属SAP高危患者,应告知患方。医护应严密监护,积极治疗,如能将这些患者拦截在SAP之前,属于高手。IAH时应谨慎补液,积极抗炎,尽量少在腹部进行有创治疗,避免感染。由于羟乙基淀粉含有低右,存在过敏的风险,我们补胶体已不用羟乙基淀粉,主要靠血浆或白蛋白扩容。

陈涛:向@唐承薇提问,唐教授您好!目前SAP早期液体治疗的重要性已达成共识,但包括去年的指南仍未提出具体的液体治疗方案。不知道您中心对于SAP早期的液体治疗,有无明确的治疗方案?有无具体指标反应机体的容量状态?你中心是否常规做中心静脉穿刺并监测中心静脉压?CVP在SAP的治疗中是否有意义?

唐承薇:AP早期液体复苏很重要,却又高度个体化。因此,近40年,关于液体复苏多是观察性结果,少有前瞻性随机临床对照研究。观念上,现在对于积极补液开始持慎重态度。我们胰腺专业小组没有固定的治疗方案,主要根据患者具体情况进行个体化补液,旨在维持基本的组织灌注,常用于监测的指标是生命体征、尿量、肌酐、HCT。我们不靠中心静脉压来指导补液,仅为参考而已。不是常规都做中心静脉穿刺。

访谈嘉宾
唐承薇
嘉宾介绍
唐承薇教授,博士导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华医学会消化分会副主委、消化微创与介入学组组长,中国医师协会消化分会副会长。长期从事消化内科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胃肠多肽、消化系统肿瘤、消化道免疫等。

版权所有:北京康众时代医学研究发展有限公司  邮箱:kangzhongyixue@163.com QQ:1564260926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201号融达国际中心715室
备案号:京ICP备11025599号-6 
友情链接: 卫计委   中华医学会   中国医师协会网   中国医院协会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   中华预防医学会   中国知网   华医网